• 现在火的小说许你一笑倾城全章节免费(糖果豆豆)

    时间:2021-05-07 12:19:59    作者:糖果豆豆    来源:BL

    小说简介:糖果豆豆的小说《许你一笑倾城》广受读者喜欢,主角祁晓筠陆堇彦的人气也是非常高的,这样的情节和人物结合在一起简直是惊喜,每一章节的内容环环相扣,《许你一笑倾城》第1章 以后我就是你的妻子“只要你答应陆夫人的条件,去...

    现在火的小说许你一笑倾城全章节免费(糖果豆豆)

    只要你答应陆夫人的条件,去给她的继子陆堇彦冲喜,就能从监狱出去了。

    祁东望着侄女,眼睛笑眯成了一条缝。

    祁晓筠只觉得恶心。

    三年前,祁东的女儿杀了人,祁东设计陷害她,把她扔进监狱,替女儿顶罪。

    如今他一副救世主的模样,仿佛给了她天大的恩赐,真是可笑。

    咬着牙,她吐出了一个字:好!

    她被判了无期,三年来,她在里面受尽了折磨,九死一生。

    所以,无论对方提出什么样的条件,她都不会拒绝,出去才能活的像个人样。

    从监狱出来的那天,天空飘着鹅毛大雪。

    祁晓筠深吸了口气,系上围巾,遮住了脖子上狰狞的疤痕。

    这是小时候被大伯妈烫伤留下的。

    她本来不丑,因为有了这道疤,就被人当成了丑陋的怪物。

    祁东没有带她回家,而是径自去了陆家在郊外的别墅。

    一路上,他不停的叮嘱,要好好听陆夫人的话。

    祁晓筠满眼的嘲弄。

    他就是陆夫人身边的一条哈巴狗,把奴才的本分发挥的淋漓尽致。

    宅子建在半山腰,四周荒无人烟,仿佛是另一座监狱。

    她独自下了车。

    管家带她进屋,去到了顶层的阁楼。

    宅子有地暖,但阁楼没有,一梯之隔,却是冷暖两重天。

    推开门,一阵刺骨的寒风袭来,让她打了个哆嗦,犹如进了冰窖。

    风里带着刺鼻的骚臭味,令人作呕,似乎这是个猪圈,而不是人住的地方。

    少爷在里面,你自己进去。管家掩住了鼻子,不想再多待一秒,转身就走。

    祁晓筠并没有太大的反应,刚进监狱的时候,她被砸过屎,淋过尿,早就已经麻木了。

    冰冷的地板上,一名男子蓬头垢面,拖着无力的身体,费力的朝洗手间爬着。

    那样子,就像一只身受重伤的野兽,只剩下最后一口气,在死亡的边缘挣扎。

    他下面光溜溜的,没有避寒的衣物,冻得发了紫。

    祁晓筠的心骤然缩紧了,像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撞了下,隐隐作痛。

    她无法想象眼前这落魄狼狈的人,会是陆家的大少爷陆堇彦!

    他曾经是多么耀眼、多么风姿绰约的人啊……

    祁晓筠的心一阵抽搐。

    来得时候,祁东跟她简单的说了一下,半年前,因为一场事故,陆堇彦瘫痪了,又因为受不了打击,精神也变得失常。

    医生束手无策,老夫人决定找人来给孙子冲喜。

    陆夫人自然会挑一个可以完全掌控在自己手中的女人。

    而她祁晓筠无疑是最好的人选。

    她敢不听话,随时都会被踢回监狱。

    她原本以为陆堇彦虽然瘫了,但会被一群佣人精心的伺候,没想到竟然被折磨得不人不鬼。

    一股怒火冲上脑门,在她的身体里熊熊的燃烧起来。

    陆堇彦是个好人,当年要不是他救了她,她就被人活活的打死了。

    他不该遭受如此的意外,更不该被一群牛鬼蛇神当成牲口一样的折磨。

    陆堇彦,你刚才是不是要上洗手间,我来帮你。她弯下身,扶住了他。

    滚!他想要甩开她的手,但太过虚弱,根本就使不出力气来。

    祁晓筠无视了他厌恶的表情,抓起他的手臂搁在肩头,把他驮进了洗手间。

    原本还以为他会很重,没想到轻的令人吃惊,这不是一个189公分的人应该有的重量。

    把他放到马桶上后,她背过身去,等着他方便。

    那个……我叫祁晓筠,以后就是你的……妻子了。

    她支支吾吾的自我介绍,但身后没有回应,如死一般的寂静,似乎能听到男人粗重的呼吸声。

    一只修长的大手悄悄的朝她伸来,抓住她的衣服,猛地一拽。

    她毫无防备,踉跄的往后退了一步,脚底一滑,跌进了男人的怀里……

    第2章 今天不许吃饭

    哐当一声,盘子砸的粉碎,烂菜叶子洒了满地。

    管家藏在口罩背后的脸抽搐了下,刚想开口,却别祁晓筠狠戾的眼神震住了。

    我告诉你,这个疯子刚才差点把我掐死,今天谁也不准给他饭吃。我是个粗人,不懂什么规矩,我只知道谁让我不痛快,我就让他不好过!

    这叫先声夺人。

    在监狱三年,她已经学会怎么在豺狼虎豹中生存下去了。

    一看祁晓筠不是什么好惹的善茬,管家刚才的嚣张气焰明显弱了下去。

    少奶奶,少爷有间歇性的癫狂症,你要多多体谅一下。

    呵,欺软怕硬的东西!

    这个时候,床上的人呻吟了一声,从昏迷中醒来。

    祁晓筠转头瞅了他一眼,他的眼神是清明的,看来已经恢复了神志。

    瘫子,你醒了,你知不知道刚才差点掐死老娘?

    她露出了一抹狠戾之色,冲到床前,一把掀开了他的被子。

    许你一笑倾城小说
    人气小说大全猜你喜欢